2022全年资料免费大全下载,2022年正版资料大全完整版

武侠小说

俄乌冲突迫使欧亚货运绕道,跨里海大通道投资热度升温

  疫情以及地缘冲突正改变着全球格局,作为连接亚欧的陆上货运通道,也难逃被波及的命运。

  俄罗斯是连接亚洲与欧洲的重要通道。自2月底俄乌冲突暴发以来,欧盟已对俄实施了六轮制裁,涉及俄金融、经济、外贸等多个方面。其中,俄罗斯国家铁路公司(即“俄铁”)也位列美欧制裁的名单中。

  尽管美欧针对俄铁的限制多为金融领域,由于“寒蝉效应”,不少欧亚货运承运人为避免被相关制裁所波及,不少都在第一时间暂停了过境俄罗斯的铁路运输,同时发往欧洲的班列数量和频次也出现下降。

  那么,在陆路货物运输方面,欧亚之间有没有能绕开俄罗斯的路线?


跨里海大通道备受关注

  芬兰国内主要的物流企业努尔米宁物流上海代表处中国区总经理杨杰告诉第一财经,俄乌冲突爆发后,绕开俄罗斯的跨里海大通道(又称“中间走廊”)正成为欧亚间的受热捧的运输通道。

  何为“跨里海大通道”?杨杰解释道,与此前途径俄罗斯不同,跨里海大通道的货运主要从哈萨克斯坦阿克套港乘坐轮渡,先跨越里海,达到阿塞拜疆的巴库港。然后再从巴库港铁路行驶至格鲁吉亚的波季港,再次坐轮渡跨越黑海,达到罗马尼亚的康斯坦萨港。最后,经由当地的铁路分拨至欧洲各地。

  杨杰表示,最早在2017年,就有中国企业尝试走这一大通道。但俄乌冲突爆发后,这条通道获得的关注度急剧增加。杨杰给出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包括跨里海通道的集装箱运输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28%,达到19500个标准箱。他所在的努尔米宁物流也已在5月10日已经从中国重庆发出了第一列走跨里海大通道的铁路货运班列。据他了解,最早在3月,就有中国企业尝试走这一大通道。

  当然,杨杰并不否认走“跨里海大通道”会在时间和运输成本上有所增加,比如仅在时间成本上就会增加20天左右。

  对于这条大通道的运输前景,杨杰认为,受热捧之余还需意识到,这条通道的过货能力还是有限,沿线的基建不是很完善,需要穿越里海、黑海,运输距离长、成本比较高,“俄乌冲突前,与原先的西伯利亚运输走廊相比,跨里海大通道的运力仅为其2%~3%吧。因此,距离完全成熟路线需要时间。”

  不过,对于这条大通道的重新升温,欧洲方面兴趣浓厚,尤其是欧洲工商界乐见能继续与亚洲进行贸易联系。德媒甚至认为,跨里海大通道有利于为欧洲当前的通胀“高烧”降温。

  这些国家都很积极

  对于因俄乌冲突升温的跨里海大通道,杨杰告诉第一财经,目前,包括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甚至丹麦、德国的一些公司都开始计划加大在这条线路上的投资。

  据他了解,哈萨克斯坦的里海港口阿克套将开发一个全新的集装箱中心枢纽,吸引来自地中海航运(MSC)、马士基(Maersk)、PSA国际港务集团(PSA International)等全球航运巨头的投资参与。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计划将阿克套港年吞吐量扩展到10万标准箱。哈萨克斯坦工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部长乌斯科巴夫(Qaiyrbek Uskenbaev)在此前的政府会议上强调了对港口基础设施扩建的重要性。哈萨克斯坦当局也考虑通过引入私营企业的参与,扩大目前里海的渡轮船舶规模。

  此外,哈萨克斯坦阿克套港以南70公里远的库里克港(Kuryk Port)也在扩容建设的行列。两个港口吞吐量将达1000万吨。杨杰告诉第一财经,从重庆出发的跨里海班列由于当地天气、港口拥堵等原因,没有走阿克套港口,就是在库里克港坐渡轮跨越里海。

  不仅仅是哈萨克斯坦,土耳其也一直是跨里海大通道的积极参与者。土耳其交通和基础设施部长阿迪尔·卡拉伊斯梅洛奥卢(Adil Karaismailolu)此前表示,俄乌冲突和地区紧张局势意味着北方走廊沿线(即西伯利亚运输走廊)的国际贸易货物运输出现问题,这使得包括土耳其在内的中间走廊成为一个强大的成本和时间效益替代方案。

  他解释道,“就距离和时间而言,中间走廊是北方走廊的有力替代。一列从亚洲出发到欧洲的货运列车,如果选择中间走廊和土耳其,将在12天内行驶7000公里,可以节省1万公里的距离和至少15天的运输时间。如果同样的列车选择南方走廊,它可以通过船舶穿越苏伊士运河,则需要行驶2万公里,在45至60天内到达欧洲。这些数字表明,中间走廊在亚洲和欧洲之间的全球贸易中是有利且安全的。”

  近年来,土耳其还通过开通了从阿塞拜疆的巴库,途径格鲁吉亚第比利斯至土耳其卡尔斯的(BTK)铁路,以提高在跨里海运输通道的效率。

标签:

阅读推荐